<b id="9ohxw"></b><progress id="9ohxw"></progress>
    <var id="9ohxw"></var>
  1. <i id="9ohxw"><button id="9ohxw"></button></i>
    1. <b id="9ohxw"><address id="9ohxw"><thead id="9ohxw"></thead></address></b>

      讓理想照進現實

      2012-01-17

      演講人:黃曉捷,九鼎投資創始合伙人,現任同創九鼎投資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本文節選自黃曉捷2012年1月在九鼎投資2011年年度會議上的演講。 

      雖然我們的很多想法不一定很成熟,但我還是很想把我們對企業、 對世界、對人生最根本的想法告訴大家,主要是七個方面問題。如 果我們大家能夠在思想上、在價值觀上達到高度一致的話,那我想 我們肯定是不可戰勝。 

      第一,正確認識我們的現狀和未來

      我們真的已經登頂中國的 PE 行業了嗎? 

      我們在去年在清科榜單成了 PE 行業的第一名。但是我們真的是 第一名嗎?我覺得不管從哪一個方面看,我們顯然都沒有真正地登 頂中國的 PE 行業。當然經過我們大家這些年的努力,我們顯然已經 是中國比較優秀的一家 PE 公司了,這是我們大家共同奮斗的結果, 但我們和中國 PE 行業第一名這個稱號的距離還很遙遠,我們對此要 有清醒的認識。 

      我們還在不在創業期? 

      我們更多的不是一個投資家,而是一個創業家。我們是一個一直 在創業路上的企業。因為我們在創業期,所以我們會不斷地調整、 改變,不斷地出現不完善、令大家不滿意的地方;也恰恰因為我們 在創業期,所以我們有夢想,有追求,有目標,有未來。在創業過 程中,我們面對長期的變化和調整,收入不高、待遇不好,工作繁 重。你們這么久以來,一直刻苦努力,默默承受,跟我們一起分擔, 感謝你們!未來的成功和成就也一定是大家一起分享。在未來的很 長時間里,我們還在創業期,我們希望大家依然能以創業的心態繼 續再往前走。 

      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登頂了,我們該如何?

      如果有一天,當我們自稱是中國 PE 行業的第一名,我們也不 感到臉紅的時候;我們在全行業的關注下領獎,覺得自己實至名歸 的時候;當國內所有的 PE 同業機構對我們都極其尊重,對我們取得 這個第一名的名譽都發自內心的佩服的時候,我們應該怎么樣? 

      我想如果在那個時刻,我們應該想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我們 能夠持續站在頂峰嗎?是偶然的因素讓我們站在這里,還是我們可 以一直站在這里?第二,在全球經濟大盤子里,在 中國 PE 行業排 名第一,其實根本算不了什么,全世界的 PE 行業還很大。在當前, 中國的 PE 如果到了 500 億人民幣,就是實至名歸的國內第一。但是 在美國,頂尖的機構規模都在一千億美元以上,“TPG”1993 年創業, 現在已經管理了超過 1000 億美元。我們和全世界的對手還有多遠的 差距? 讓理想照進現實 

      在漫長的人類歷史中,我想我們如果能夠堅持不斷努力的話,個 體就會取得一點成就,我們整體也會取得一些成就。但是,我想在 漫長的人類歷史中,我們的個體和我們的整體一定是非常卑微的。 人類群星閃耀,有過太多改變人類歷史的時刻,我想,我們的一生, 和這樣的成就比起來,距離實在太遙遠。就算我們有這樣的能力, 我們有這樣的運氣嗎?人類歷史在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在默默地流淌 著,激動人心的時刻要好幾百年才會來一次。我們有這個能力,也 未必會有這個運氣。在人類的歷史中,我們是非常渺小,也是非常 卑微的。但是如果我們能盡我們的努力,不斷地奮斗,我們個體就 是值得的。 

      第二,關于志存高遠 

      “志存高遠”,是我們公司價值觀的第一條。我們在公司剛剛創 業的時候,在一個很簡陋的小會議室里面討論。當時我們說要創立 一個中國有競爭力的股權投資公司還是最有競爭力的股權投資公司, 后來我們決定用“最”。開始我們有點害怕,感覺提這個“最”字 我們能做到嗎?但是作為奮斗的目標,我們不后悔提了這個要求。 

      經過這幾年努力,我們初步向這個目標靠近了。如果在九鼎成立 那一天,我們只是想成為一個中國比較好的機構,我們一定不會有 今天。 

      要志存高遠,又要腳踏實地。如果光有遠大的志向,就很容易犯 一個錯誤——不愿意把每一天、每一件小的事情做好。各位,我們 不能忘記,我們是一無所有的人。我們在創立這家公司的時候,我 們幾乎一分錢都沒有。我們大多數的同事在進入公司的時候,我想 恐怕還去不了高盛、去不了摩根斯坦利,在全國的投資行業的從業 人員素質來看,我們也不是最優秀的。和大家一樣,我們合伙人自 己也是如此,我們也未必能去全世界最好的投資公司擔任主要的管 理者職位。 

      恰恰因為我們一無所有而又志存高遠,所以我們特別需要腳踏實 地,把每一件事情,盡我們最大努力都做到最好。如果沒有這么一 個過程的話,我們所有的夢想、理想都是空中樓閣,不可能實現。 

      要胸懷天下,又要虛懷若谷。有遠大的志向的人,通常都有廣闊 的胸懷。我們的確要有極其遠大的胸懷,藐視一切的決心和勇氣, 但這并不是說我們能在別人面前非常張狂。我也聽別人說,我們有 的員工覺得自己在最好的公司里面,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我很肯定 他對公司的自豪感以及他自己的自信,但是我們更要做到虛懷若谷。 當你真的擁有極其廣大的胸懷,對自己有極其高度的自信,那就一 定會是靜水流深,內心坦蕩,謙虛謹慎的。任何一個沒有足夠謙虛 謹慎的人,一定沒有足夠的自信;任何一個沒有極其廣大的胸懷的人, 也不可能創造蓋世偉業。 

      要在長跑中勝出。 我們在2012年要花更多的工夫,把我們內部 的流程、管理做好,我們要做得更強。人生很漫長,要檢驗一個投 資人的投資能力,要經歷很多次周期,甚至等到他自然生命結束了, 才能夠蓋棺定論;要檢驗一個企業,第一代的企業家離開人世,都 未必能夠檢驗出這個企業是否足夠優秀。如果我們沒有做好在長跑 中勝出的準備,我們就不可能實現我們高遠的理想。 

      第三,關于業績導向的管理制度

      如果我們一邊談理想的,一邊又是一個業績導向的管理制度,談錢,大家覺得這矛盾嗎?

      我覺得一點都不矛盾。在人類歷史以來,最好的分配制度就是按 勞分配。按勞分配就是勞動多的人多得,勞動復雜的人多得,同樣 的勞動所在的地方越艱苦,勞動條件越差,他就越多得,我們的整 個激勵制度就按照這個來設計的。我想它可能并不是最人性、最完 美的,但它是人類歷史上到現在為止最科學的一個。在我們所能看 到的視野范圍,這種制度也是實現長遠的企業理想的唯一途徑。 

      我們在用人上,也并不完全是僅僅按績效來判斷一個人。我們首 先是從品德上來決定我們要不要一個人。一個人的能力再強、業績 再好,品德不好,我們就不會要。我們根據每個人的能力來確定每 個人的職級,所以在我們公司里面,各位不要有過強的等級之分, 如果你有足夠強的能力,那你要把它展現出來,我們會根據你的能 力給你一個合適的職級。在收入上,我們則根據按勞分配的原則, 根據每個人的績效來確定每個人的薪酬。概括起來,可以這么說: 以德定取舍,以能定職級,以績定薪酬。

      如果以業績導向來說的話,那么應該凡是業績優秀的人才能留下 來,沒有業績的人就是要被淘汰的人。長期看我覺得一個商業機構 要存在下去,的確要堅持這樣的原則。但是我們同樣也強調一點, 敬天愛人。我們尊重我們遇到過的每一個人,關心能夠在一起努力 的每一個員工,珍惜和所有人能共處的每一段時光。所以我們不會 過于短期的看一個人的業績,也不會把業績作為對每個人評判的唯 一標準。每一個人來到這里,就算他離開,我們依然會盡最大的努力, 為他創造一個好的離開的條件,為他創造一個好的生活的環境。我 們也有離開過的員工,出去生活很困難,我們依然會在經濟上幫助他。 一些同事在短期業績上,不一定符合我們的要求,但是我們依然會 關愛他,給他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去學習和調整,這就是業績導向與 敬天愛人的辯證統一。 

      除了業績之外,我們還要追求什么?

      去年年會上,我們談了我們長期以來的追求,致力于創造一個超 越個體生命的偉大組織。在人類幾千年里,任何一個機構如果沒有 超越利益之外的追求,都不可能長久。所以我們的機構和我們的個 人也一定要有超越利益之外的追求,不然我們層次很低,也不可能 經受住長期的、艱難的、復雜的考驗,遇到風吹草動就會散伙。不 要看我們人很多,如果沒有超越利益之外追求的話,我們就是一盤 散沙,在一個大的危機到來的時候,很快就會煙消云散。 

      第四,關于個體與集體的問題

      社會發展到今天,已經很難讓個人英雄主義存在了,甚至包括最 強調個體性的藝術家,如果沒有一系列的人為他服務配套的話,他 都不可能成為一個現代社會意義上的有影響力的藝術家。個體只有 結合為一定的集體,才能夠實現自身在現實世界的生存和存在,但 是集體也必須依托于個體的能力而存在和發展。 

      我們一起加入九鼎投資,就是相互依存的,我們每一個員工和九 鼎這個集體都是這個關系。然而我們又是對立的,因為每一個個體 都有他的需求,而每一個個體都希望最大化的占有資源,所以在每 一個集體中,個體與個體之間、個體與集體之間長期是存在著分裂 和對立的。就好像每一個人都希望多發工資、多發獎金,每一個人 都希望我多拿,別人少拿,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他是分裂和對立的。 但是個體又要依托于集體才能夠存在,所以,我們在管理中,從哲 學上講,要努力達到這兩者的統一。 

      我們的底線是個體要生存,集體要存在,就我們公司而言,首先 要保證大家在這個平臺上面可以生存下去,不管環境多艱難,希望 首先大家可以生存下去,不管你們的生活還是家里人的生活,如果 我們不能讓這個集體的每一個人在最壞的情況下生存下去,那我們 這個集體是非常失敗的。 

      我們同時要保證這個集體的存在,如果我們的集體不存在了,也 談不上保護這個集體中每一個人的生存了。所以我們今年在激勵體 系上又做了一些調整,做了一些變化。我也希望大家能理解我們。 因為我們還在創業期,我們的的確確有很多沒有做得太好的事情, 有很多需要不斷改進的事情,但這樣做只是為了讓這個集體存在得 更長久。 

      我們希望達到的目標是什么呢?是個體不斷進步,集體不斷發展。 公司過去的五年其實走的就是這個路線。 

      經過過去的五年,我們個體進步了,從不懂投資到慢慢的懂一些 投資,到慢慢地更加熟悉和精通投資。我們的集體也一樣,從一個 微不足道的小公司,成長為行業里比較優秀的企業之一。我個人對 這個集體也深懷感恩之心,如果沒有九鼎這個集體,現在恐怕我還 在人民銀行當一個公務員,每天在缺乏創造力的無趣工作中浪費生 命。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是九鼎給了我個體改變和進步的機會。 我也希望我們的每一個同事,你想想在過去的幾年,你在這個平臺 上所獲得的進步,也希望你們發自內心的感謝這個集體。 

      展望我們的長期愿景,希望我們每個個體都是自由的,幸福的, 我們的集體是偉大的,恒久的。

      如果我們每個個體是幸福與自由的,那么我們的集體一定是偉大 而恒久的。我自己實際上在思想上也有一個變化的歷程。我過去是 一個傾向于東方集權主義思想的人,所以我一直認可的是一將功成 萬骨枯的社會哲學,我曾在大學寫了一篇文章談這個問題,認為在 取得一個社會需要的成就面前是可以犧牲很多人的。不過我后來的 長大,慢慢的經歷,慢慢的變化。尤其是在過去的一年,我親歷了 一個生命的誕生和一個生命的離去,思考了很多問題,我覺得我的 情感和世界觀變化了。 

      各位不知道有沒有讀過“一將功成萬骨枯”這首詩的全文,它的 前面一句話是“憑君莫話封候事,一將功成萬骨枯”,談的其實是 在一個人在建立自己的豐功偉業的同時,如果犧牲了太多的人,是 沒有意義的。我后來也慢慢地認可這個思想,我們在實現集體的長 遠價值的同時,更要有悲天憫人的情懷,因為每一個個體來到這個 世界上,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我們又剛好在一起為一個目標奮斗, 真是一件非常偶然、非常值得珍惜的事情。我們會盡我們的努力理 解他人,尊重他人,共同去分享榮耀、面對困難,并不會輕易地放 棄任何一個人。 

      第五,當我們面對質疑,讓我們看看曾經的巔峰

      在過去的一年里,因為我們的快速發展和擴張,有很多的人質疑 我們,不信任我們,甚至等我們的笑話看。這其中有真正關心我們 幫助我們的人,他們提醒我們,指點我們,警示我們,我們深懷謝意。 但也有缺乏思考盲目懷疑的人。每當遇到他們,我都想,如果能夠 讓這些盲目質疑我們的人仰望星空,看看人類歷史上曾經做出過的 偉大成績,他就會發現,我們當前的成績、我們的速度、我們的進 步是多么微不足道,他的質疑又是多么可笑。 

      一個公司可以做多大? 

      關于規模的問題很多人問,說你們公司規模是不是太大了?我跟 大家講了一個歷史上非常傳奇的故事,就是 1900 年 JP. 摩根與卡耐 基的對話,企業史上叫世紀之戰。卡耐基當時是美國最大的鋼鐵公司, 也是美國財富排在最前面的幾個人之一。1900 年,摩根找到他,他 們只談了幾句話,摩根說:你這個企業各方面都不錯,就存在著一 個問題。卡耐基問存在什么問題?他說:規模太小。卡耐基驚呆了, 然后摩根說:你能不能想象一個企業產量占到美國產量的一半以上? 1901 年 2 月 5 日,依托于卡耐基鋼鐵和摩根的鋼鐵公司,并購了一 些礦山和相關企業后,美國鋼鐵公司正式成立,他在巔峰時期鋼產 量超過美國鋼鐵行業的 60%,全球產量的 30%。 

      一個公司可以做多快? 

      很多人覺得我們發展太快,似乎不應該有這么快的發展速度。如 果僅從速度說,我們真的足夠快嗎? 1977 年 1 月,有一家公司成立, 1977 年 4 月,推出了第一個產品,1980 年 12 月上市,1982 年成為 了世界 500 強。這家公司就是蘋果,從創立到進入世界五百強,歷 時五年。我們今天也五年了,而我們離世界 500 強還不知道有多遠 的距離呢。 

      想象力可以有多大? 

      從不否認,我們有巨大的企業夢想。很多人質疑,我們的夢想太 不切實際。果真如此嗎? 1924 年,有一家微小的做磅秤的小公司, 為了振奮精神,樹立理想,決定改名為國際商業機器公司,員工和 同行都覺得這個小公司改為這個名字很可笑,但是經過幾十年的努 力,他們做到了,這就是今天的 IBM。在歷史上,中國人曾經也是 不缺乏想象力的。但是到了今天,我發現很多中國人已經沒有想象 力了,每天滿足于眼前的利益,混跡于得過且過的日子。我們是非 常討厭這種生活的,我們寧愿去激烈的努力,即使接受失敗,也不 會去過這種灰色的日子。 

      第六,關于欲望與理想 

      這個問題我也特別想跟大家做個交流。激勵人向前的到底是欲望 還是理想?我覺得都有。欲望會激勵人向前,理想會激勵人持續的 向前。但我覺得能夠支撐人走得更長久的是理想。人的欲望不外乎 是生理的欲望,還有虛榮心的欲望,這都很容易得到滿足。如果你 沒有一個長期持續的理想支撐你的話,你會很難堅持一直走下去。 

      蕭伯納說過,當人饑餓的時候,只有一種痛苦,當人吃飽穿暖的 時候,便有無數個痛苦。那就是因為他沒有理想。他的欲望滿足了, 但是沒有了理想,所以陷入痛苦。我們在選人的時候,有一個基本 觀點,最希望什么樣的人呢?首先,我們希望他一貧如洗,窮人, 這樣的人受過苦,欲望強,能干活,肯吃苦。但是我們更希望他在 一貧如洗的同時還胸有大志。因為一個胸懷大志的人才可能產生長 久的理想,才會跟我們在一起長久奮斗下去。 

      怎么分辨欲望與理想呢?我覺得有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法來分辨, 如果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話,那通常都是欲望;如果你所 做的事情在你自己的小圈子和小范圍之外,尤其是在自己之外的話, 那通常是理想。我引用梁漱溟講的兩句話,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讀過 他的著作,他是中國近代我非常欽佩的一個人。他說必須不是從自 己軀殼動念,而念頭真切才是真志氣。 

      他講的就是要超越自身。他的人生理想是什么呢?他說,我愿意 終身為民族社會盡力,并愿使自己成為社會所永久信賴的一個人。 中國到了今天已經很少有人愿意談為社會、為國家、為民族去做事 情了,但是,我不希望我們九鼎投資的人都只是為了眼前這一點利益, 我很希望我們在一起,在滿足我們個體的欲望,和企業發展的同時, 也為這個國家和民族的長遠發展考慮,堅持我們的理想、承擔我們 的責任,這樣才會讓我們長久堅定的走下去。 

      第七,讓理想照進現實 

      我們心懷理想,活在現實。若能讓理想照進現實,人生才能幸福美好。

      其實,在中國,人生大致就三條路。一個是做官。中國做官大多 是為了什么呢?很多人做官是為了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甚至更多 人做官已經退化到為了發財、為了貪污,這比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層次更低。但做官其實是有做官的理想的,這就是“為天地立行, 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事開太平”。我想這比光宗耀祖 出人頭地恐怕要持久得多。 

      第二個是治學。我們去做個研究寫點文章,思考一些人生的問題, 傳播一點社會思想。但是絕大多數人在治學的時候,高一些的人是 為了避世,他們有水平,但討厭這個社會,他就待在學校里,不愿 意社會同流;更多的人只是為了謀生混飯,騙吃騙喝;還有一些更 差的人,故弄玄虛欺世盜名,講的課寫的東西,耽誤人生。其實治 學也是有絕高理想境界的,司馬遷在《史記》開篇的講,“窮天地之盡, 通古今之變”。有這樣的治學理想,終成“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 

      第三個是經商。經商的人在做什么?其實在中國大多數人經商沒 有超出精神市儈生活的市井志趣,甚至蠅營狗茍,更不要提產業理想。 對于一個真正有商業理想的人,這是非常可悲的。 

      從經商來講,在我看來有三個不同層次,從個體來講,就是要通 過經商不斷提高你的修為,中國的白圭曾經說,一個人要經好商, 做到有權變之智,所守之信,取予之仁,決斷之勇。如果個體在經 商的時候,包括投資的時候,以這樣來要求自己,會是一個不斷前進、 不斷修煉的過程。從集體來說,一個商業企業在盈利的同時,要為 致力于提高社會效率,甚至要為國家和人民謀福利。古人講,俠之 大者,為國為民。其實經商也一樣。我們國家在全世界的競爭中, 如果要崛起的話,那么中國的企業就必須要崛起,中國的民營企業 就必須要崛起。如果我們能夠看到這個歷史方向,樹立這樣的商業 理想,承擔這樣的歷史責任,并用我們一生的時光去為它奮斗的話, 我覺得我們是很有意義,很有價值的。更高的境界,則會從全人類 的發展來看問題。大家看過蓋茨梅林達基金會的宗旨沒有?它的宗 旨是促進全球教育與醫療的公平,這個境界立意更高,看得更長遠。 我想如果我們有這樣一個更長遠的理想的話,我們一定能脫離精神市儈,生活奢華這么一種很快就會讓人感覺到疲倦無聊無助的生活。 

      最后,引用兩段話和大家分享,他們都告訴我們人之為人的根本。 

      第一段話是來自張謇,他在無錫的讀書屋前有一個紀念碑,上面 寫著,“天之生人也,與草木無異。若遺留一二有用事業,與草木同生, 即不與草木同腐。” 

      第二段話是去世的捷克前總統哈維爾在 1990 年新年致辭中說: “人絕不僅僅是這個實際世界的產物,而是能夠將自身與某種更高 的東西聯系起來,盡管這個世界試圖一步一步扼殺人們的這種能力。” 

      我希望在這個不乏冰冷的現實主義的世界里面,我們這群人在一 起,還能夠堅持一點理想,并照進現實,溫暖我們的生活,堅定我 們的步伐,鼓舞我們一直向前。 

      我相信。希望你們也相信。 謝謝大家! 

      黃曉捷,九鼎投資創始合伙人,現任同創九鼎投資管理集團股份 有限公司總經理。本文節選自黃曉捷 2012 年 1 月在九鼎投資 2011 年年度會議上的演講。 



      台湾妹子中文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