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9ohxw"></b><progress id="9ohxw"></progress>
    <var id="9ohxw"></var>
  1. <i id="9ohxw"><button id="9ohxw"></button></i>
    1. <b id="9ohxw"><address id="9ohxw"><thead id="9ohxw"></thead></address></b>

      中國歷史與世界未來

      2017-06-06

      演講人:蔡雷,九鼎投資創始合伙人,現任昆吾九鼎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本文節選自蔡雷2017年5月25日在第三屆九鼎投資·未來論壇上的主旨演講。


      大家上午好,感謝主持人,感謝尤瓦爾。九鼎投資的年度論壇,在每年初夏時邀請大家相聚。這次我們的朋友從全國各地過來,人比較多,有照顧不周的地方,請多多海涵。

      這么多新老朋友過來參加聚會,不是因為九鼎,而是因為我們匯聚了地球上最智慧的大腦,可以帶來剛才尤瓦爾這樣前瞻性、顛覆性的思想。

      結合論壇的主題,今天跟大家談一談我理解的中國和世界,歷史和未來。

      我們先講歷史,從中國開始講起。我按照三個不同的時間跨度來理解中國歷史,100年,1000年和3000年。


      “左”與“右”——100年來的中國史

      最近的百年中國史該如何理解?100年來,我們的國家和民眾經歷著從社會制度到科學技術的反復沖擊,也就是革命。“革命”是100年來中國人所經歷的最重要的關鍵詞。

      最重要的革命發生在制度層面。一個世紀來,國人做出過幾次方向完全不同的選擇。1949年前選擇過,1949年選定了一次,1978年以后我們又做了改革,現在也在繼續調整。

      這些選擇,其實就是社會制度的價值取向,也就是“左”和“右”的方向問題。按照政治學上的理解,所謂“左”,就是追求人與人之間更加的平等;所謂“右”,就是追求經濟社會的運行效率更高。“左”和“右”的問題,也就是我們經常講到的公平和效率問題。

      從100年來的實際結果看,在中國搞自由放任的“右”行不通,1949年歷史選擇了往“左”。但經過了1949年以后三十年的實踐,我們發現過分追求公平的極左,也不行。所以1978年改革開放,我們從某種程度上向右挪了一些,形成了現在的制度體系,取得了巨大的歷史成就,但也積累了不少問題,仍然有優化調整的空間。

      我今天談這個,是因為我們離不開現實,希望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對中國政經格局的理解。“左”和“右”的問題及其解決,其實已經深入到中國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舉個很小的例子,馬上要過端午節了,國家假期,很多人會選擇開車出行,郊游一圈。雖然端午節高速公路不免費,但是很多其他節假日,國家都要求所有高速公路不得收費。免費結果我們可以預測,高速公路上堵得一塌糊涂,最終很多人就是在高速公路上堵了一天后回家,乘興而往,敗興而歸。

      怎么解決節假日老百姓出行的問題?堅持市場機制、效率第一的“右派”會說,方式很簡單——收費,而且要根據擁堵情況進行浮動收費,通過價格信號來調節使用高速公路服務的供需。但堅持公平原則、平等第一的“左派”則會說,景區、道路等資源都是社會公共產品,應該讓所有民眾共享,為什么只能讓更有錢的人獨享?國家現在有財力,那么公共產品就應該無償和免費。我們現實的解決辦法,其實就是上述兩個方案的折中,平時靠市場,臨時靠指令。

      我有一個總體的判斷,中國這艘巨輪,歷史上經歷過太多,也負載著太多。面對未來的航程,太左或者太右都不行。我們最適合的航線還是中間這條最安全的航線。在局部航程中可以略左一點或略右一點,但左舵之后就得盡快右舵,右轉之后還得左轉,回到主航道之上。只有這樣,才可以揚帆遠航,到達成功彼岸。


      “開”與“關”——1000年來的中國史

      我們從100年再看到1000年。過去的1000年,中國最重要的問題是“門戶”的問題。門怎么打開,向哪個方向開,是1000年來中國人最重要的問題。

      門跟家庭和房子有關。公元1000年左右,大體在北宋時期,華夏民族基本停止了主動對外的國土擴張和民族融合,相當于華夏民族基本上修好了圍墻,家園就這么大了,家安定下來了。這個時候,門開不開,什么時候開,朝哪個方向開,就變得尤為重要。這決定了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可以接受哪個方向來的資源,可以朝著哪個方向前進。

      千年之前,中國人修好了陸地上的圍墻,關上了大門。但在七八百年之前,被迫從北方陸地上把門打開,當時歐亞大陸上的最強權的蒙古民族強行闖入。

      千年之內,中國也有機會主動開門。十五世紀以后,世界最重要的文明潮流不再發生于歐亞大陸,航海技術引導人類走向新大陸,走向全球化。這一歷史時期中國曾經開過門,但最終還是關上了。

      后來,我們的大門被來自歐亞大陸西邊的民族和東邊的海上鄰居從海上、陸上強行打開,甚至差點把中華民族都搞沒了。

      當然歷史上的“關門”,也不完全是現代人看來的錯誤選擇。無論是明朝時候決定關上海上之門,還是更早時間中國人在北方修建長城,在當時的環境下,都是成本收益比較好的安排。中國一兩千年來,最重要的都是內部的事情,去漠北爭鋒,去海外探奇,都耗資巨大而收益極低。不斷的低回報嘗試后,中國人選擇關門放棄。但我們不知道的是,門外遠處,大陸的另一端和大洋的另一側,已經孕育著更加強大的文明和力量。他們過來敲門之時,我們已經反應不及。

      中國人對主動關門但被人破門的感受太深了,最近一百年來,幾乎是沒有任何拒絕地敞開大門,主動接受外界的思想。1978年以來,更是從制度、體制上徹底融入全球,參與全球分工,實現了歷史性的發展。

      現在,世界上出現了一股逆全球化的風潮,歐洲和美國的一些動向都反映了這個勢頭。但是中國人的選擇還是堅定把門打開,我們選擇了在一兩千年前就幫助中國及其鄰邦實現繁榮的“一帶一路”戰略。中國這一千年的“開”和“關”,也就是開放和封閉的問題,對我們影響太大了,中國的成敗皆系于此。


      “合”與“分”——3000年來的中國史

      第三個時間跨度更長一點,我定為3000年。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但我們的文明史比兩河文明、古埃及文明的歷史要短不少。中國有詳實歷史記錄的文明長度差不多是3000年。3000年來,中國歷史最重要的主題是“天下”,是“合”與“分”的問題,也就是統一和分治的問題。

      在全世界范圍內,歷史基本都是線性的,一段文明的歷史有始有終,過了就結束了。古羅馬當時那么強,但是后來沒了,后世的人是在古羅馬的地盤上,但是歷史的性質完全改變了,中東、埃及、印度,都是如此。

      但中國的歷史特征則是不斷重演。中國可謂世界上唯一的循環型歷史的國家。中國歷史上分分合合,“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雖然也經歷過若干次的統和分,但處于統一狀態的時間,遠遠超過處于非統一狀態的時間,而且都是在一個歷史主線上因襲而來。

      中國人從3000年前就開始考慮統一,2000多年前由秦始皇第一次實現了文明核心區域的統一。從那時候開始,中國的最高統治者心目中的中國問題,就是世界問題。

      在中國人的世界觀中,世界就是“天下”。世界是已經融入中華文明澤被的“華”,加上等待中華文明去引領的“夷”。事實上,3000年來, “華”與“夷”不斷融合,中國人心目中的世界版圖也不斷擴大,但也都在最初的中原核心地帶可以企及的區域之內。中國可以短時間分治或分裂,但絕不可能長期如此。天下只有一個,怎么可能四分五裂?

      所以說,“統”和“合”的觀念,早已融入到了中國人的血液里。所有中國領導人的國際觀、天下觀都源之于這個歷史傳統。

      中國幾千年來都知道全球化了,只不過當時的全球化覆蓋的地域,還主要在歐亞大陸的東邊和東南部的海上。最近幾十年,世界因為全球化帶來很多問題。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幾千年來的東方智慧,應該可以提供很多幫助。

      簡單總結了中國的歷史,從100年到1000年到3000年,希望幫助大家更好地理解我們國家、民族的現在和未來。

      再說世界。我理解的世界,是人類世界。正如前面所講,世界的概念在中國人心目中是不斷變化的。中國兩三千年前認為世界就是中原一帶,后來認為歐亞大陸就是世界,現在認為世界就是地球。未來的人類世界,將肯定遠非地球所限。

      如何理解世界的未來?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得有一個更大的時間與空間的視角。假定有某個比我們更高級的智慧生命,身處宇宙深處,以萬年為跨度來觀察我們人類及人類社會。那么,它會發現什么規律?會做出那些趨勢的判斷?這些判斷,應該就是所謂的世界未來。

      ?

      世界未來之一:超越地球的全球化

      假設中的高級智慧生命,從外太空觀察到幾萬年來的人類及其社會,第一個重大的行為模式及其趨勢,是全球化。

      我們現在的人類,學術上也叫智人。智人幾萬年前出現于非洲,然后,逐步分散到整個地球,而且實現的進程越來越快,運行的軌跡越來越復雜,在地球不同地方之間相互聯系的頻率也越來越密切。這就是人類的全球化。

      人類全球化的第一波,發生于此前的幾萬年到幾千年之間。智人實現了認知的革命,可以協同合作,能夠使用更加復雜的工具。就單一個體看,智人的生命力可能不如同樣生活在非洲草原上的大型哺乳動物,如獅子、斑馬、野牛,但從群體看則具有顯著的競爭優勢。智人很短時間內就攀登至食物鏈的頂端,不受任何其他生物的限制,這樣,智人就遠遠甩開其他動物,贏得了生存競爭,可以主動去開拓新的天地。

      智人在饑餓感和好奇心的驅動之下,用數萬年時間,以移民和繁衍最終實現了第一次全球擴張。當然,由于時間跨度長達萬年,以至于不同地域之間的人類完全隔絕開來,宛如處于不同的星球。

      人類全球化的第二波,其經典標志就是絲綢之路,出現于過去幾千年的歐亞大陸。直到十九世紀,人類的主要文明和創造都主要集中在歐亞大陸之上,少量涉及非洲撒哈拉以北的地區。因此,這一波的全球化就以這片大陸為舞臺來展開,從東到西,從西到東,偶爾從南到北,這就是絲綢之路。還有一部分是泉州、廈門這邊往東南亞一帶的“海上絲綢之路”。這就是“一帶一路”,就是當時的“全球化”,實現了歐亞大陸不同地域間的交流與融合。

      現在這一波的全球化就更加名符其實了,最近幾百年至今的全球化。航海技術發展導致了新大陸的發現,全體地球人類聯系起來。工業革命的各種技術實現了更高的效率,最近幾十年的信息技術和高效的市場機制,更讓整個世界成為一個村落,世界變成平的。

      未來的全球化,將遠不限于地球上。以后人不只是生活在地球上,“全球化”這個詞肯定會過時。人類幾萬年前在非洲草原上所形成的好奇心、求知欲、征服感,將驅動著一顆顆不滿足的心向著宇宙進軍。阿波羅登月,好奇號探測火星……這些場景,將越來越頻繁。

      世界的未來,第一個最重要的趨勢就是將繼續全球化,加速全球化。這個趨勢,幾萬年來一經形成,就無法阻擋,不可逆轉。


      世界未來之二:顛覆未來的技術革命

      假設中的高級智慧生命,可以觀察到人類第二個重大行為及其趨勢,就是地球上的這群生物,使用的工具越來越先進,掌握的技術原來越復雜。最初還只是在草原上隨意扔出一塊小石頭,現在已經可以向太空中扔出一塊“大石頭”;最初還只是舉起一個隨時可能被風吹滅的火把,現在已經可以隨時引發毀天滅地的“大爆炸”。

      不斷進步的科學知識,并將其技術化來改造世界,是人類幾萬年來第二個最重大的趨勢。技術層面的革命,是推動人類進步最重要的底層力量。前面所述的每一次全球化及其具體行動,也就是在技術革命的基礎才得以實現。

      按照比較統一的看法,人類歷史上經歷幾次大的技術革命——從認知開始,然后是農業革命或綠色革命,接下來是工業革命,現在的信息革命,正在迎來智能革命。背后就是人類所掌握的科學知識——數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的不斷進步。

      在我看來,所有科學知識及其技術革命中,最重要的來自于兩個方面。一是跟能量和物質相關的知識與技術。這方面的知識是最基礎的知識,是決定宇宙萬物及其運行的基本規律。實際上過往所發生的最重要的技術革命,主要就是能源和物質方面的革命。

      比如農業革命,就是改變了人通過食物獲取能量的方式。從原來的采摘漁獵等隨機性、零星化獲取生物能,變成了利用種植、養殖等農業技術,一定程度上可控制、規模化的轉化太陽能為生物能。又如最初的工業革命也是這樣。所謂蒸汽機,也就是將地球上大量存在的石化能源,變成可以與機械結合的熱能。電氣技術、核技術、太陽能技術等,都事關這方面。利用能源、轉化能源的方式及其效率,直接決定著人類社會的運行效率。

      第二個也是極其重要的知識和技術,與信息相關,它決定著我們能否理解、怎樣去理解宇宙及其萬物。通常認為,信息是指世間萬物的數據化結果,信息技術就是加工和處理信息的技術。而從更深層次講,知識本身,就是信息。我們所知道和所不知道的關于宇宙的一切,都是信息。

      信息技術,一直伴隨著人類。語言、文字,就是典型的信息工具;人的意識、情感,要通過信息傳遞出來;教育、學習,都是人類相互傳遞信息的方式。信息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歷史上,每一次科學知識的突破和技術的革命,都極大地增強了人類的能力,但不幸的是,也都在越來越大的反噬人類本身。農業技術帶來更多的食品,但人類反而被勞役和束縛。工業革命解放了人的四肢,但人類相互戕害的能力也變得更強。互聯網讓人類坐在家中可以感知世界,但人類個體卻更加孤獨。人類獲取了改造自然的巨大能力,但環境卻可能變得不再適合人類生存。智能技術協助人的大腦,但最終機器人類將一定程度對我們智人取而代之。

      這就是知識和技術對于人類世界的影響。新一輪的技術革命,關乎智能、關乎太空、關乎生命,也將更大程度顛覆人類,塑造未來。如果說這些技術都是人類為了應對未來而集體修煉的種種無上功法,但最終練成的是神功還是魔法,是修成正果還是走火入魔,還得看施展它的人本身。


      世界未來之三:社會模式為未可知

      假設中的對于人類世界的觀察,第三個重要的發現,是地球上這群生物數量在不斷增加。這群規模不斷擴大物種,有些時候秩序井然,有時候卻混亂不堪;有時候互相協助,有時候卻相互殘殺。未來會怎么樣,幾乎沒法預測。

      這就是關于人類社會本身的管控、治理模式問題。這方面的問題,幾萬年來我們一直希望徹底解決,弄出了很多工具,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還是沒有萬全之策。

      一大類工具是所謂文化。倫理道德、法律制度等,強制或者非強制的約束人的行為。比如,男女之間、長幼之間、公私之間應該怎樣,等等。

      第二大類工具是所謂組織。家庭,民族,國家,宗教,主義等,老祖宗設計出來實現人類大規模治理的手段,每一種手段背后都有著無數精彩或凄慘的故事。

      另外還有制約社會運行的底層模式。市場,計劃,民主,專制等,都曾經先后登場,大行其道。

      但我們都知道,上述所有我們每時每刻都擺脫不了的東西,都不能包治百病,存在歷史的局限性。同時,本身都在不斷變化。比如宗教,經典的教義一直在調整,否則本身就可能被歷史淘汰了。比如民族,從原來強調血緣的生物學意義概念,逐步變成了文化意義上的概念。比如模式,全世界所有國家,搞百分之百純粹的計劃或市場、民主或專制者,已經沒有。

      為什么呢?如果說技術層面的創新,還可以在實驗室中,人為控制其條件和規模后再實施。社會治理層面的模式,我們就只能摸著石頭過河。人類社會本身的制度設計,是沒有實驗室的,一旦實施就成為社會運行的一部分,沒法扭轉和取消。實驗最終失敗,也只能以生命和時間做代價。人類在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

      社會運行方面的知識,包括經濟學、政治學、歷史學等社會科學,由于研究手段和條件的限制,較之于自然科學是太初級太粗略了,但我們不管這些,還是在人類社會中進行大規模運作與實施,是否有效果,多少年后才知道,但代價已經付出。

      還有一個關鍵問題,我們的很多社會治理模式,能否解決每個具體個體的幸福和快樂,也不得而知。那么,這種模式本身的最終價值又何在呢?

      未來人類,從個體到整體都面臨來自技術革命的更大影響,與此同時,社會治理能力卻尚未獲得革命性的進展,從這一角度看,人類的未來,確實是為未可知。我們只能寄希望在摸石頭的時候,不會被未知的巨浪所吞沒。好在是已經摸了幾萬年,也有些不少經驗和教訓。


      世界未來之四:未來的多重含義

      在我看來,未來有若干重的含義。

      第一個是物理意義的未來。未來,就是時間,是還沒有到來的時間。已經過去的時間是歷史,正在到來的時間是現在,沒有到來的時間就是未來。如何認識時間?就是宇宙演化的方向,或者說熵增的方向。

      第二個是個體意義的未來。針對我們具體的每一個人。每個人的生命終究是有限的,對一個具體的人談未來,真正有意義的就是在他/她生命還存續的這段時間之內。生命一旦結束,是流芳千古,還是遺臭萬年,對于現在還活著的個體都毫無意義了。所謂個體的未來,就是有限生命中尚未體驗到的感受。未來的體驗與過往差別不大,人生就普通平凡一點;未來的體驗與過往差別較大,人生就特殊曲折一點。追求哪種體驗,是很個性化的事情,未來因人不同。很多人的選擇還是希望活的精彩和有價值一些,否則未來每一天都與過往相同,也就不需要再去體驗了。

      第三個是群體意義的未來。人類個體的生命是有限的,社會群體的生命也是有限的,但群體有更大的可能會超越于個體,實現更長的延續。對群體而言,有可能通過突變、通過迭代來實現進化,并通過進化來適應環境,實現生存和繁衍。可以說,對于群體,未來的意義就是進化。

      最后,我重點說第四個,也就是是生命意義的未來。前面講了很多關于未來的話題,尤瓦爾還講到了未來算法可能統治一切。生命就是一段能量的轉換,并用算法界定出來。這樣說來,似乎生命的結果已經注定,生命成為了宿命。

      我不太同意這一觀點。我們現在理解的一切,都是在現有的知識體系之內,人類的未來如果就是按照現有的知識去發展,歷史和未來可能也就該終結了。但尚待我們去探求的未知,應該遠遠多于已知。

      我的理解,生命之所以叫生命,就是要去對抗宿命。生命的價值,就在于它是不確定的,是沒法完全預測的,是充滿各種可能的。在物理意義的時間結束前,個體可以主動追求不同的體驗,群體可以通過進化來適應即將到來的不確定,這才是生命的本來意義。未來一切皆有可能,就在每個個體和群體去探索未知的過程中,就在每個個體和群體自己的理解和把握當中。

      今天跟大家分享這些思考。謝謝!

      台湾妹子中文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