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9ohxw"></b><progress id="9ohxw"></progress>
    <var id="9ohxw"></var>
  1. <i id="9ohxw"><button id="9ohxw"></button></i>
    1. <b id="9ohxw"><address id="9ohxw"><thead id="9ohxw"></thead></address></b>

      【因勢而市】經濟“L型”,PE機構何去何從?

      2016-05-23

      【因勢而市】聚焦國內外宏觀經濟大勢和資本市場經典案例,分享和見證九鼎投資參與中國經濟的點滴感悟。

      【分 享 人】九鼎投資研究院:專注于公司戰略、宏觀策略的研究,持續跟蹤宏觀經濟政策和資本市場發展動態。

      本文為《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和九鼎投資策略》報告之一:綜述

      2016年已經過去三分之一。近期公布的諸多經濟金融數據,以及高層關于經濟形勢的表態,都牽動市場。高層判斷,一季度經濟的超預期復蘇并非常態,4月高頻經濟和信貸數據的回落更印證當前經濟仍在調整期。5月9日,《人民日報》刊出對“權威人士”的專訪,明確指出中國經濟走勢將是“L型”,而不是“U型”或“V型”,確認高層對2020年前經濟走勢的基本判斷,經濟增速可能在6%到7%的區間“橫盤”,要重新站到7%以上的可能性不大。經濟調整期,中國股權投資機構何去何從?

      中國的增長故事遠未終結

      回溯2015年以來的中國經濟走勢,“新常態”下的去產能、去庫存和去杠桿進程持續,多項宏觀指標在趨勢性和周期性因素的疊加影響下出現深度回落,中國經濟正式從“7時代”轉入“6時代”。但從更大的時空角度來看,6%到7%的增速在全球范圍內仍處于較高水平,中國經濟增長的故事還遠未終結。

      2015年,中國人均GDP為49,351元,約合7,880美元。回溯周邊主要經濟體的發展歷程,多數經濟體在達到7,800美元的門檻時仍處在中高速增長的狀態。

      2015年,伴隨著上半年的股市牛市和全年整體信貸擴張,中國金融業增加值增速達15.9%,整體拉高了經濟增速。根據測算,扣除金融業因素后,2015年中國經濟增速為6.2%,這一速度大體和韓國人均GDP達到7,800美元時的速度相當,略高于日本和臺灣,香港和新加坡作為城市經濟體,在人均GDP突破7,800美元時的增速則相對高一些。事實上,當我們回顧中國主要城市在人均GDP突破7,800美元時的經濟表現時,也呈現和香港、新加坡相似的情況,北京、上海、廣州、深圳人均GDP突破7,800美元當年的經濟實際增速分別為9%、9.7%、14.5%和15.0%。換言之,中國大陸作為一個整體,其人均GDP突破7,800美元時的經濟增速不低于東亞地區的日本、韓國和臺灣地區,中國大陸的主要城市在突破這一節點時的經濟增速也不低于香港和新加坡,我們有理由預計,中國大陸未來若干年還將有經濟增長的較強慣性。

      作為一個大經濟體,中國內部增長潛力巨大,但也有一些地區基礎比較薄弱,即使以相對悲觀的預計與日本等經濟體相比較,中國在未來20年內的人均GDP仍有大概率可能突破15,000美元大關,10年后人均GDP至少應在10,000美元到12,000美元之間,這一波居民收入增長將帶來持續的消費升級,同時居民儲蓄將繼續為投資增長提供支撐。中國的許多重工業產品的物理產能在2011年前后達到極限,近期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但綜合考慮重工業、輕工業和服務業等因素,未來10年中國還將迎來個人消費尤其是服務消費的大幅度快速增長。如果說從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開始,到2012年經濟開始二次探底之前的十多年,的確稱得上是中國經濟的“黃金十年”,而2013年以后,中國經濟由明顯高于7%的高速增長轉向5%—7%之間的中高速增長。外界對這一增速的后勁分歧明顯,而我們認為,中國經濟保持平均每年超過5%的增長是完全現實的,我們當下所處的時代即使不是遍地黃金,也稱得上是個“白銀時代”。

      消費升級引領經濟轉型

      中國經濟正在發生深刻變化。2015年,最終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從上年的51.6%提高到66.4%,比2014年提高了15.4個百分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保持相對穩定增長。2015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為10.6%,大體和此前幾年持平。而同期,GDP的實際增速卻在明顯走低。

      過去中國“高儲蓄—高投資”驅動經濟增長的模式正在逐漸變化。“80后”、“90后”逐漸成為社會中堅力量,相較于經歷過物質匱乏時代的上一代人,新一代的儲蓄意愿相對較低,而消費意愿則相對較高。隨著全社會消費觀念的轉變,中國消費市場的結構從過去的實物商品消費為主,轉向實物商品和服務消費并重,在“衣食住行”各個領域,都涌現出新的消費增長點,旅游、影視、娛樂、休閑消費快速增長,在每一個細分領域內部,中高端消費在總盤子中的地位也在增加。對于股權投資機構而言,這些趨勢帶來新的投資機會,基于龐大市場的細分領域龍頭,有機會在本輪消費升級中實現跨越式發展,九鼎投資也將努力把握這一趨勢,助推龍頭企業成長并分享其成長的收益。

      與中青年引領的消費升級浪潮相對應,人口老齡化進程也推動一些行業的快速發展。醫療、養老等消費需求持續保持穩定增長,且需求結構朝向更高端方向邁進。越來越多的人不安于只滿足基本需要,而開始追求更舒適、更完善的服務,相關領域的市場空間十分廣闊。

      伴隨著人口結構改變的,還有中期的教育和嬰幼消費升級。在全社會總體生育率偏低的背景下,父母對單個子女教育的投入越來越大,多元化、差異性的民辦教育服務增長空間龐大;而中央在十八屆五中全會上正式決定全面允許公民生育第二個子女,這可能刺激生育率小幅度回升并對未來若干年的嬰幼兒消費需求形成提振。

      由是觀之,無論是社會中堅的中青年、還是老年、學齡少年或學齡前兒童,都在創造新的消費需求和消費增長點。這將是未來一段時間中國經濟大勢維持基本穩定的“定海神針”。

      體制機制改革帶來新活力

      2020年前,都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堅階段。新一輪改革的核心,旨在有效轉變政府職能,落實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

      在這一輪改革中,至少有以下幾個方面,將給股權投資機構帶來重大機會。

      其一,政府持續進行的以“簡政放權”為核心的自我革新,為企業提供了相對較好的外部營商環境,全社會創新創業氣氛明顯活躍,這為股權投資尤其是創業投資創造了良好的社會環境。

      其二,資本市場自身的改革發展,給股權投資機構帶來新的重大機遇。直接融資比例逐漸提高的大趨勢不會改變,企業上市或在新三板掛牌的門檻逐漸降低的大趨勢不會改變,股權投資機構未來的退出渠道將會更加多元、便利。并購重組市場化改革的推進,將使得股權投資機構圍繞公眾公司進行的并購整合更加便利,PE機構可以更多地向成熟市場國家那樣深度參與龍頭企業的并購整合。

      其三,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進行,使民營資本有機會介入到規模龐大的國有資產。國企治理結構的完善、經營管理效率的提升,將使參與混改的各方都從中受益,而PE機構可以成為國企混改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其四,地方政府融資方式和產業引導方式的轉變,為社會資本提供了新的空間。過去的高負債、高杠桿的地方政府運作模式已經積累較大風險,PPP等政企合作模式日臻成熟并將不斷擴容。單純依靠財政稅收優惠政策進行的招商引資模式也在變化,地方政府越來越積極地成立各類產業投資基金,對產業結構進行主動引導并分享高成長企業的潛在收益,深度參與這些產業基金的PE機構,可以在資金和項目兩個領域獲得地方政府的有力支持。

      經濟調整期,對PE機構來說既是挑戰,也是機遇。但總體來看,機遇大于挑戰。在當前中國經濟調整期的戰略布局,最終將會在經濟轉型和體制改革趨向完成時獲得可觀收益


      台湾妹子中文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