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9ohxw"></b><progress id="9ohxw"></progress>
    <var id="9ohxw"></var>
  1. <i id="9ohxw"><button id="9ohxw"></button></i>
    1. <b id="9ohxw"><address id="9ohxw"><thead id="9ohxw"></thead></address></b>

      【九鼎說】凜冬里的中國電影,到底應該怎么投?

      2017-02-27

      今天,第89屆奧斯卡頒獎禮在美國洛杉磯杜比劇院舉行。最佳影片獎在一個烏龍大反轉后,最終花落《月光男孩》。細數今年提名最佳影片的9部作品,除去關注度超高的《愛樂之城》,還有兩部也已經登陸中國內地的大銀幕——2016年末的《血戰鋼鋸嶺》和2017年初的《降臨》,三部影片分別拿下近2億、4.26億和1.09億票房。

      制作一個奧斯卡小金人大約需要400美元,但獲得一個奧斯卡提名卻能為一部影片帶來上百萬美元的票房收入。眺望大洋彼岸,北美電影市場看似依然火熱。相較之下,近兩年的中國電影則顯得寒意逼人。不少“賺快錢”的資本相繼退出,市場開始逐漸回歸理性。


      票房逆市縮水,中國電影告別野蠻生長

      票房就是中國電影市場的GDP。“票房至上”,無疑是現階段最重要的市場原則。

      從大趨勢來看,過去幾年的中國電影業,曾經歷票房狂奔,連年保持25%以上的極高增長。然而到2016年,中國電影票房的增長出現了停滯。樂觀的分析人士曾預言:2016年,中國電影票房將會突破600億。然而,現實卻給中國電影圈澆了一盆冷水。2016年全年,中國電影票房以455億收官,僅比上年增長14億,增幅僅3%。當下,中國的銀幕數每天都在飛速增加,僅僅3%的增幅,意味著上座率的下滑和市場的深度調整。

      票房狂飆為何戛然而止?過去幾年,觀影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和觀影人群基數的增加,激發了市場的整體增量。大量資本和互聯網催化下的票房補助,也加速了電影票房的爆增。在市場高速增長的幾年里,投資方、制片方狂熱開展保底發行,更使各方對票房對賭均有較高的期許。2016年,幾乎每一部稍有名聲的影片都附帶保底協議,但以失敗告終的情況居多。直到2016年下半年,電影票價格戰進入尾聲,市場基本瓜分完畢,票房補助、保底發行等現象才有所放緩。


      【 關鍵詞 】

      “保底發行”:即制片方與發行方在影片上映前簽訂的一個對賭協議。根據協議,雙方確認一個數額,無論影片票房最終是多少,制片方都能提前鎖定一筆高額收益,而發行方則在實際票房超出這個數額的部分,優先獲得額外收入。


      然而,由票補和保底發行進一步推動的產業狂飆,也快速教育了國內的電影觀眾。在觀眾基數快速增加的同時,觀眾對影片質量的預期,也在不斷提高。但各路資本的跨界進入,帶來大量不符合行業規律的“熱錢”電影,其低劣的質量和火熱的營銷形成反差。眼界逐漸開放的觀眾,對這些電影越來越不買賬,其票房數據自然也很難看。

      互聯網視頻網站的興起,還促使電影傳播渠道發生了大的變革。各家視頻網站分流了一部分線下影院的觀眾,影院則逐漸成為滿足線下社交或者娛樂需求的場所。九鼎投資預測,未來,更加具備話題性、視覺觀影體驗更強的影片或將更適合線下影院,這也將成為影響院線票房的因素之一。

      如今,人們的娛樂方式更加多樣化,進口片對國產片的沖擊也可能進一步加深。在這樣的背景下,國產片終將告別野蠻生長,轉而更加注重影片的質量及精細化運作。

      ?

      攜手產業主體,或可化解投資困局

      在中國電影業現有格局下,單個電影項目風險較大。而電影票房經過專項基金、院線+影院的分成,發行方提取“過濾”,最終給到投資方和制作方的分成不到40%(其中還要扣除前期投資的成本費用)。

      整體而言,電影產業在中國的發展水平依然較為滯后。但由于市場上的資源相對稀缺,產業門檻依舊較高,純財務投資機構很難進入。因此,強勢的產業資源依然具備非常高的價值。

      同時,相較其他產業,電影市場的估值更難以確定,并不適合純財務型投資。所以,我們認為,未來的電影投資必須是產業與資本的深度結合,通過資本沿產業鏈上下游深度滲透。如果只是純資源比拼或者投資機構的純“賭”,則并無優勢。

      中國電影的全行業集中度正在不斷提高。院線、發行等產業鏈下游環節,集中度提升尤為明顯。以院線為例,目前市場主流的院線品牌中,單個院線的市場占比并不高,沒有形成絕對壟斷。但各大院線都在通過收購、自建等方式積極布局卡位,規模較小的地方院線也在努力對標“大玩家”。主流玩家的合并趨勢,必然會產生新的巨頭。

      中國電影利潤的大頭,通常集中在以內容生產為主的產業鏈上游。在內容生產端,雖然市場上具備一定規模的玩家較多,但單個的市場占有率也較低。未來,內容生產商中也可能產生巨頭。觀影人群的不同需求和屬性,可能對應不同的制片方。同時,下游企業在不斷做大之后,也可能利用自身優勢,切入產業鏈上游。

      新趨勢之下,投資機構介入電影產業的方向可能是:與在行業中具有領先優勢的強勢產業主體合作。這樣的主體,擁有核心優勢,能在發行、內容、院線等關鍵環節卡位,或者能保障收入,亦或有較強的議價能力。

      ?

      投資電影的新價值點:高標準、精細化

      在我們看來,中國電影業增長潛力仍然巨大,但增長方式已經告別了過去的野蠻粗放。更精細化的運作主體,以及更能滿足不同觀眾需求的新技術和高標準的人才,將成為資本關注的重點。

      時下,各類新技術對電影生產、分發和觀影帶來了巨大的變化。未來,勢必會產生更多基于技術創新的投資機會。例如,隨著視覺大片的崛起,針對視覺效果的真人CG、全景視頻、“超高幀”等技術類公司正在不斷孕育之中,優質資本的介入和整合就能很好的形成聯動。

      影院本身的配套設施和運作機制,也在不斷更新換代。配套設施的升級,必然帶來更多新技術的應用。同時,目前大多數院線的排片依然奉行“經驗主義”。未來,基于大數據等技術的科學排片方式,將逐漸顛覆原有經驗。這些技術應用,都值得資本關注。

      此外,類比美國電影市場的年齡分級、分院線發行等制度,中國觀影人群的分層、分類也有可能帶來新的投資機會。比如,小鎮青年和文藝青年喜歡的影片類型就不一樣。針對不同人群,必然會產生滿足個性化觀影需求的內容生產方。能夠更好滿足核心觀影人群需求,具有針對性的精耕能力的機構有望脫穎而出,而它們也將得到資本的青睞。

      台湾妹子中文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