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9ohxw"></b><progress id="9ohxw"></progress>
    <var id="9ohxw"></var>
  1. <i id="9ohxw"><button id="9ohxw"></button></i>
    1. <b id="9ohxw"><address id="9ohxw"><thead id="9ohxw"></thead></address></b>

      致理財周報讀者的信

      2011-02-20

      親愛的讀者:

      很高興在一年之始,也是又一個新時代開啟之時,與大家交流我們在投資方面的點滴感觸。

      我所在的九鼎投資,是一家以中國本土為主要展業區域的大型PE機構。我們從事非上市企業的股權投資。每一年,我們都會接觸到中國各行各業的數千家企業,我們的投資團隊會對其中的數百家企業進行深入全面的調研,我本人也會與數百位企業家做當面的溝通交流。我們有幸能夠直接感受到中國經濟跳動的脈搏,也有條件對中國經濟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進行研究。

      在我們看來,中國經濟仍處于一個持續增長的超長周期之中。我們堅定的看好中國經濟的未來。也正是如此,我們不但將數以十億計的貨幣資本長期投資于為數眾多的中國本土企業,我們甚至還將自己的人力資本也全副身心地投資其中--投入到一家與中國經濟與社會共同成長的投資性企業,即九鼎投資。

      我們認為,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具有充足的動力。其最基本的動力之源,是中國人在擺脫了來自思想、政治、地域、體制等等諸多束縛之后,所激發出的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與行動。中國具有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統一市場,有最大規模的高素質低成本勞動力供給,有最大規模的消費者群體,由此而催生的城市化、消費升級、產業升級趨勢等等,還將持續數年,難以停息,進而推動經濟增長大潮滾滾向前。

      中國的經濟增長也有足夠的空間。過去的一年,中國經濟總量已經雄居世界第二,超越日本,僅次美國。在全球事務中的話語權,也借此與日俱增。但是,如果將中國龐大的GDP總量除以同樣龐大的中國人口數量,所得到的人均GDP指標,其全球排名則遠在100位之后。根據我們的計算,即使按照中國8%、世界3%這樣的年均增速,中國人均GDP指標要達到全球平均水平,仍需要30多年的時間;要達到最富裕的發達國家水平,還需要60-70年的時間。由于這種差距的存在,我們判斷,至少在中國人均GDP達到全球平均水平之前,中國經濟仍將在總體上維持相對較快的增長態勢。

      可能也是基于上述判斷,高盛前首席經濟學家吉姆&middot;奧尼爾(Jim O'Neill)曾經提出:"中國目前的發展仍是我們這一代,可能還包括我們下一代最令人矚目和最重要的經濟傳奇。"能夠身處這樣一個時代,能夠選擇從事投資職業,是我們這代人的幸事。

      但是,作為職業投資人,我們也深知中國經濟存在很多深層次的問題。基于職業本能我們即可以判斷,中國經濟的未來之路絕不會一帆風順。如此龐大的經濟體,其GDP未來十年的年均增速不可能繼續保持8-10%的水平;中國的A股市場估值水平,也很可能以一種超乎絕大多數參與者預期的速度,與成熟市場接軌。

      不過令人遺憾的是,我們沒法提前告訴大家中國經濟或證券市場會具體在什么時候、以什么樣的具體方式出現顯著的波動或者風險。正如要讓最權威的經濟學家預測今后一年的經濟增長速度,或者要讓最成功的股市投資家預測一年后股票指數,他們幾乎都很難做到誤差在10%以內。這種面臨太多不確定性因素的短期預測,要成功表面看似乎容易,事實上極其困難。我們只肯定知道會有這樣那樣的風險會不告而來。對于市場而言,不確定是最大的確定。

      如何應對未來悄然而至的風險,我們一個基本的策略是重視中長期趨勢,忽略短期性波動。越是長期的、基本的趨勢,越是難以改變;越是短期的、表層的波動,越是飄忽難尋。對于一個從事PE投資的投資者,我們必須做中長期的投資。這既是被動的約束,也是主動的選擇。同時這既是我們的劣勢,也是我們的優勢。我們放棄了追求每項投資的流動性,與此同時,也回避了很多短期波動所帶來的迷霧與困惑,從而也回避了高流動性不斷帶給投資者的內心煎熬和人性拷問,即投資者必須面對的那個問題--是該貪婪還是恐懼?

      也正是對于流動性的放棄,讓我們有機會去探求投資的真諦,去實現股權(或股票)投資的獲利根本--企業本身價值的提升,而非來自市場的波動。這是我們應對市場波動和未來風險的另外一個基本策略。我們是價值投資的踐行者。在長期的投資實踐中,我們格外強調對企業本身價值的評估和企業自身成長能力的判斷,并強調適當的主動投資和增值服務。而對于很多市場人士重點關注的價格波動或估值水平,則相對忽視并給出非常保守的標準。我們投資的企業,通常會以IPO做為退出的方式。但我們內部的投資估值模型中,變現退出時的預期市盈率指標都確定在15-20倍。這也是我們認為中國股票市場幾年后的可能現實。

      實際上,長期投資和價值投資的理念,并不是什么新鮮的觀點。但在股票市場太多短期波動、太多短線機會的誘惑下,大部分投資者都很難做到。這也是在股票市場中大部分人很難賺錢的根本原因。

      希望這封信對于PE同行和股票投資者的投資實踐有所幫助。祝愿大家投資成功!

      台湾妹子中文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