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9ohxw"></b><progress id="9ohxw"></progress>
    <var id="9ohxw"></var>
  1. <i id="9ohxw"><button id="9ohxw"></button></i>
    1. <b id="9ohxw"><address id="9ohxw"><thead id="9ohxw"></thead></address></b>

      蔡蕾 民營PE冰山一角

      2009-08-20

      PE熱潮之下,民營PE的未來空間到底有多大?潮水退去之后,PE市場會不會淪為又一個“裸奔的浴場”?

      金融危機對國際投資大鱷的牽制、深圳創業板的即將推出、IPO重啟和充裕的流動性是滋養中國民間PE發展的最好土壤。有人說,這是中國民營PE最好的機會。

      昆吾九鼎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鼎投資)成立于2007年,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九鼎完成了對金杯電工、佰利聯化學、領亞電子等企業的投資,并將其中的數家企業推向了IPO的快車道。九鼎投資被業界以“本土PE的一匹黑馬”相稱。

      短短兩年時間內募集到20億資金,對于任何一家民間PE來說,都是一個漂亮的數字。有統計稱,全國各地規模在5億元以下的民間PE有數千家,和這些民營PE不同的是,九鼎投資一直要做的是這些“游擊隊”中的“正規軍”。

      作為國內最早推進有限合伙制PE基金實踐的機構之一,九鼎投資管理的基金全部是人民幣基金,而且都是以符合國際慣例的有限合伙制運作的。

      然而,民營PE作為新生力量,無論從經驗還是從實力,都還不能與國際PE和國內較為成熟的有“留洋”背景的PE相比。PE熱潮之下,民營PE的未來空間到底有多大?潮水退去之后,PE市場會不會淪為又一個“裸奔的浴場”?

      只投傳統行業

      “投資無非兩個方面,一個是投好的東西,二是價格合理。這兩個方面傳統行業都具備。”

      中國本土創投業還很年輕,和許多新興產業一樣,泡沫和浮躁夾雜其中。沒有創投經驗,沒有投資團隊,只有資金的創投公司比比皆是,因此往往出現跟風投資、扎堆某一領域的現象。

      目前,九鼎投資董事兼執行總裁蔡蕾和他的同事共管理了6期基金,在按照國際化標準管理基金的同時,九鼎投資結合國內市場特點,將目光主要集中在以中國本土的內需拉動為主的行業。

      “我們比較關注以終端消費為主的行業,這些細分行業都是很傳統的,諸如食品、服裝、餐飲、醫藥、農藥等。”蔡蕾說。

      這樣的選擇似乎在一輪一輪的投資熱潮中略顯保守,難道是另辟蹊徑想從低回報率的傳統行業里“淘金”?

      “投資回報率無非取決于兩個方面,一是投資企業本身的成長性。和傳統行業相比,諸如能源、環保、新能源等等,可能短期給人的感覺是未來空間巨大,但是這些行業的周期波動性也很大,如果將大量的資本砸在這里面,會導致價格的非理性上漲,過于關注它或者投資過熱,再好的行業和企業的未來空間也會被透支。”

      顯然,在蔡蕾看來,這是民營PE天生務實的自然選擇。“我們關注傳統行業,一方面是大的資本關注的比較少,而優質的企業卻很多。投資無非兩個方面,一個是投好的東西,二是價格合理。這兩個方面傳統行業都具備。”

      金融危機之后,很多PE也改變過去的投資思路,從鐘情于高風險、高回報的IT、互聯網行業轉向投資風險低、收益穩定的領域。

      當然,除了傳統產業,在中國PE可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本土PE要想真正發展壯大,不僅要熟悉國情、熟悉本土環境,熟練運用國際標準,未來還應該下大力氣去練就很強的項目判斷和捕捉機會的眼光。

      只投能上市的企業

      一旦入股,九鼎投資便會把幫助企業上市作為為企業提供增值服務的重點之一。

      通常,國際上PE的鎖定期為7-10年,而且鎖定期前半期為投資期,后半期為退出期。一旦過了投資期,剩余未進行投資的資金也將返還投資人。

      “我們的資金鎖定期為3-5年,按照PE的行業慣例,兩三年不能上市就回購。”蔡蕾說,項目能否上市是九鼎投資甄選項目的第一個基本要求,因此他們所投的企業必須是處于成熟期的企業。

      所謂“成熟期的企業”是說要真正能賺錢的,并且增長路徑要比較明顯的。“很多企業看起來賺錢,實際上是靠財務杠桿賺錢,這個就不行。我們更看重的是資金收益率。”在商業模式上,九鼎投資則偏好“輕資產”領域的企業,比如那些有自己的品牌、渠道和市場,相對來說比較復雜的企業。

      一旦入股,九鼎投資便會把幫助企業上市作為為企業提供增值服務的重點之一。

      由于中國民間PE的投資人主要以民營企業家居多,雖然他們對投資回報的效率要求更高,但也有一個好處就是能夠在產業整合方面給所投資的企業提供產業支持的平臺。事實上,被投資的企業對PE的需求不僅僅是資金的問題,對管理等資源也相當渴求。

      九鼎投資在這方面也進行了整合,除了幫助企業完成財務結構的優化,還整合大量的機構如管理咨詢公司、獵頭公司、行業管理公司等,幫助企業優化管理團隊。

      目前,九鼎已投的幾個企業正在證監會排隊待審。“我們的主要退出渠道是中小板上市,而未來中國優秀的企業肯定會上市,以后上市會是一個越來越容易的事情。”

      本土PE將是主流

      未來市場化的過程中,并購性的業務會出現,這就需要專業的股權投資機構來幫助完成這個轉型。

      2005年以前,中國PE市場基本都是由國際PE把持,如今,本土PE的迅速成長,已經大有與跨國PE大腕分羹之勢。在本土PE中,像鼎暉和弘毅這樣的具有“留洋”背景的PE,在聯合中國企業走出去并購方面,具有非常大的優勢。

      那么對于像九鼎這樣較小規模的民營PE,在國際大腕和國內成熟PE的夾擊中,未來是否還有市場?蔡蕾的回答是:民營PE未來的發展空間“大得不得了”。

      “在中國做企業,資本金是非常少的,而股權投資就是專門給企業提供資本金的,所以,在小企業變大的過程中,PE無疑有較大的市場空間。這些市場空間可以是天使基金,可以是VC,當然也可以是PE。”

      從長遠來看,蔡蕾認為中國未來的市場化趨勢是不可逆轉的,同時大量的國有、公有資本會逐漸變成私有資本。私有化過程中,并購性的業務就會出現,這就需要專業的股權投資機構來幫助完成這個轉型。此外,民營資本內部也有對股權投資的需求。“富二代”接班現在已經是一個普遍現象,但有很大一部分“富二代”不再愿意做父母以前做的事了,這個時候就需要資本介入,幫他們物色職業經理人,幫他們做產業轉型等等。

      不過,雖然未來市場空間巨大,民營PE仍然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當前形勢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獲取政策支持。

      “現在我們最關注的是稅收,”蔡蕾說。某種組織形式能否成為市場主流,需要市場來決定,其中,稅收往往是決定哪種制度占優的最關鍵因素之一。

      業內專家認為,鑒于目前民間募資的PE是最疏于監管且鎖定期多在5年左右,PE的熱浪最洶涌的時候是2008年,那么2013年將有大量民間PE面臨業績大考,那也許就是國內PE行業的一個重要分水嶺。

      台湾妹子中文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