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9ohxw"></b><progress id="9ohxw"></progress>
    <var id="9ohxw"></var>
  1. <i id="9ohxw"><button id="9ohxw"></button></i>
    1. <b id="9ohxw"><address id="9ohxw"><thead id="9ohxw"></thead></address></b>

      九鼎投資蔡蕾:歷史轉折點上的中國PE

      2015-04-08

      金融從專業角度來看很簡單,就看兩端,來源端和運用端,PE就是P+E,私募+股權。PE的一切作用、功能,演繹的各種故事就是P和E。

          來源端是Private,私募,門檻比較高,相對運作起來更靈活,決定了PE可以干一些長期的事情。運用端是Equity,股權而不是上市公司,各種各樣的金融產品可以組合應用,就比絕大多數的資管機構更加靈活,投資時可以對賭,可以回購,所以PE要求回報比較高。我們自己的項目做決策的時候沒有30%的IRR是沒有辦法做的。

          因為PE的來源端和運用端的特點,我認為PE的本質就是雙重屬性。現在一個比較熱的詞是“跨界”,PE就是標準的跨界產物:一方面是金融資本,有很好的收益和風險的匹配;另一方面又是主動投資,周期很長,參與程度很深,帶有產業資本的屬性。所以PE是標準的在金融、產業兩大領域進行跨界的資本。我們看到的PE領域各種各樣的傳奇故事,就是來源于這兩個特征。我自己如果不是20年前看過一本書叫《門口的野蠻人》,就不會進入PE。VC也是特殊的PE,VC時間周期更長,主動性更高,專業性也更高。

          在上面這個大的理解下,看一下中國PE這十幾年。最早從鼎暉和深創投開始,各類PE回購結合所處的時代特征,對各種各樣的投資機會進行了大量的探索。在成長型、VC型、并購、跨境、國企投資等等方面做了嘗試,形成了不同機構的風格。

          現在中國PE正處在歷史轉折點。我們面臨極其重大的機會:首先,PE是金融資本,當前中國金融的改革甚至是金融爆炸,利率問題、匯率問題、金融機構準入等等問題,傳統金融產業在改革和互聯網金融的沖擊下版圖會徹底改變。其次是產業領域的大規模調整,傳統產業幾乎都要徹底洗牌,同時產業還要升級,PE在產業投資領域機會很多。其三是產權改革,國企有幾十萬億的凈資產要搞混改,浙江民企很多但第一代創業者要交班,能不能傳承下去,本質上也是產權改革。另外,還有中國資本如何走出去的國際化投資問題,經濟如何高度信息化的問題等等。這些對投資機構來講都是重大機遇,當然也是挑戰,不能抓住機遇的PE機構在其他機構或者其他門類機構的競爭下就會消失。

             

          在這個歷史轉折點上再看中國的PE,挑戰大于機會。還是按照P+E來分析:

          第一,資金端、來源端。PE最大的挑戰就是,一句話,錢太少。中國PE還太弱,沒有多少資本,干不了太大的事兒,重大的交易沒錢玩不了。這是最大的挑戰。

          第二,投資端、資產端。客觀來講,中國絕大部分PE在這個方面沒有什么突出能力,幾乎沒有深入介入到中國的主流經濟和產業活動,絕大部分PE機構在中國主流經濟活動之外。巴菲特給股東最新的信中說,投資了9家半的世界財富500強企業,還有490家半等著他去收購。他已經是84歲的老人,還有這樣的豪言壯語,中國PE機構還沒有這個能力。

          第三,因為P端和E端能力不夠,PE機構整體就沒有達到在社會資源配置中應該達到的作用。本身我們PE是既跨金融又跨產業,有很強的靈活性,各種手段可以綜合應用,應該在社資源配置上發揮很重大的作用,但是沒有。與中國經濟和資本市場的體量相比,中國產業參與全球競爭的比例還遠遠不匹配。美國的第四次并購潮中,KKR和黑石這批PE主導將當時的大集團重新拆掉。這一、二十年美國的創新主要集中在互聯網、新能源等領域,也是VC機構和廣義的PE機構所催生的。那些推動人類歷史前進的重大活動,中國PE機構還參與很少。我們又在跨金融,又在跨產業,但既不叫金融機構也不叫產業投資。夾在中間,四不像,這就是挑戰。

          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們怎么在這個大的背景下尋求突破。

      首先是P端、資金端的突破。

          投資機構也好、資管機構也好,第一要務就是找到資本,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錢再怎么干都不行。資金來源的性質、周期、要求決定了資金運用的要求。九鼎一直要求高回報,這就是來源端的客戶決定的。當前PE機構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多少錢,怎么找到更多的錢,找到更長期的錢,找到大錢,必須在來源端突破才可以。

       最近業內探討比較多,包括監管部門也在講,要從原來標準的私募,就是小私募,走向大私募,甚至走向小公募。出資人方式、門檻、手段都必須要創新突破。美國SEC的最新法案已經明確了股權眾籌的監管要求,意味著PE的融資模式可以同樣突破。

              PE募資最終要走向公募化。其實這個已經不只是研討了,已經在實踐了。國外有KKR的上市基金,國內也有去年中石化混改時的嘉實公募化基金。這方面我們各個機構都可以探索。

              還有很重要的就是PE基金的流動性。要擴大融資規模,不解決流動性就很難。PE基金二級市場、機構間市場、大量的互聯網金融,在線與非在線的金融資產交易等,PE基金的流動性問題可以從這些方面做探討解決。

      其次是E端、投資端的突破。

          我一直認為,投資機構或者資管機構要存活下來資金很重要,但是長期決定其價值的還是在運用端。一個機構管錢的水平、運用資金的效果,在不同的資產類別與周期上配置的能力,或者說得實在一點,管基金的回報水平長期看是多少,決定了這個PE機構的競爭力和價值。

          如何實現這個突破?我認為首先是機構的理念、視野、格局,其次是專業、能力、手段,基礎則是團隊、機制、體系。要有大的突破需要看到系統性機會,把握住真正能夠帶來巨額回報的機會,基于全資產領域、基于全球、基于產業上下游進行布局。

      第三,機構的整體升級進化。

          PE機構真正實現突破不只是具體的資金端或者是投資端的突破,機構的整體升級進化更加重要。

          先說監管,要結合具體的監管環境。今天這個會議是協會主辦的,PE有組織了。我琢磨在中國好多事情有監管會更好一些,做得更大的行業都是有監管的,沒有監管的機構就像是沒有父母的孩子一樣。監管很重要的是可以代表整個行業去把握一些機會。現在都在談國企混改,各種模式。我認為其實很簡單,不管是國資管理,還是國企管理,以PE模式來干就基本可以解決。

          GP上市問題,PE機構是不是自己做成了上市公司。九鼎投資去年新三板掛牌,原來大家不理解,現在新三板火起來,就理解了。黑石2007年上市,管出資人錢的機構變成了自己有錢的投資機構,這個變化影響很深遠。九鼎投資去年的掛牌,對PE行業的發展應該也起到了很大的探索作用。

          PE行業的整合。中國PE的門類、門派非常分散,PE和其他任何一個行業一樣也都必然會經歷整合并購。九鼎投資有一些計劃,對于細分資產門類看到好的機構和團隊我們可以合作,我們還有“小巨人”計劃,可以與不同領域的優秀人才共同搞合資GP,共同做強,去和外資、其他的資產管理機構進行競爭。

          PE的信息化。信息化初看和PE機構關系不大,但其實做投資最核心就是信息。在信息化的歷史大背景下PE機構本身能不能在信息化、網絡化方面有突破的創舉,在資產配置上獲得更強的能力和更高的效率,競爭性更強,這也是PE機構升級進化最重要的舉措之一。

          這是我們的思考和實踐,謝謝大家。


      台湾妹子中文娱乐在线